楚苏家有老同兴

『自习』伍

ooc预警,狼人杀衍生作品,灵感来源于番外

神狼恋,狼人周自珩×预言家夏习清

指路上一篇:『自习』肆 


周自珩顿时惊醒,他想推开夏习清坐起,却被禁锢住动弹不得。


“别动,”夏习清快速又轻柔的吐出这两个字,腿上的力度却没松开半分,“你还没回答我呢,周、自、珩。”


他好像一点也不怕我。


周自珩心中犯嘀咕,现在的姿势过于微妙,尽快脱身才好。手腕上忽然生出灼热的感觉,他意识到什么。


“开始我以为多次相遇是你故意为之,可后来发现,自己的重心总是不受控制地向你偏移,”周自珩掀开衣袖,手上的金环消失不见,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金色弓箭的标识,“所以,你是我的...

1 7

『自习』肆

ooc预警,狼人杀衍生作品,灵感来源于番外

神狼恋,狼人周自珩×预言家夏习清

指路上一篇:『自习』叁 


“若满月之夜不见月光,狼人能量将极速流失,强行维持人形会倒地昏迷……”


夏习清喃喃念出这段话,怪不得周自珩会昏迷倒地,不过为什么他会敲响我的门?没等他深思,楼上传来物件被碰翻的声音。


“醒了?”夏习清顺着楼梯走上来,靠着窗台俯视着他。


“我怎么在这儿?”周自珩一脸防备的看着夏习清,完全没有昨天的脆弱。


夏习清单膝压在床边,双手拄在周自珩两侧,整个人将他笼在身下,“是你半夜敲门,我才把你捡回来的~”


“不可能!”周自珩想不起来昏...

4 15

『自习』叁

ooc预警,狼人杀衍生作品,灵感来源于番外

神狼恋,狼人周自珩×预言家夏习清

指路上一篇:『自习』贰 


究竟是哪些方面,周自珩不清楚,不过整个人被吻得晕头转向,最后怎么回的家都没什么印象了。


夏习清看着某个人推开自己,同手同脚的离开,手指轻轻滑过唇,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。


最近狼人镇很不太平,有孩子半夜被一闪而过的狼影吓哭,有的屋舍旁边的无故出现动物的鲜血,甚至干脆有人说自己看到了半狼半人的怪物在满月之下咆哮……传言愈发离奇,人人自危却又夹杂着扭曲的好奇。


许其琛也为此来过几趟,希望预言家能担任起职责,帮忙筛查狼人。


这一日窗外大雨...

2 12

『自习』贰

ooc预警,狼人杀衍生作品,灵感来源于番外

神狼恋,狼人周自珩×预言家夏习清

上一篇指路: 『自习』壹 


两个人初次见面很不愉快。


周自珩和夏习清是在朋友的舞会上相遇的,初见不过点头之交,周自珩对这个容貌俊美的预言家印象不错,结果转身在舞会门外撞见夏习清恶劣地甩掉情人的场面。


三个人面面相觑,场面一度很尴尬。


最后还是夏习清主动打破沉默,“好巧。”其实尴尬并没有缓解,周自珩深吸一口气,“打扰了。”


记忆回拢,四目相对间夏习清忽然不想让他知道自己是他的绑定对象。


他将左手的衣袖往下拽了拽,露出一个优雅得体的微笑,“你看,...

3 13

『策舟』有猫

当猫儿夺走狐狸的宠爱,又名狼崽儿的恰醋日常


虎奴秋日里填了一窝小猫崽儿,想着世子还是半大的孩子,澹台虎回京述职时便让自家的小子进宫,给萧洵带了一只。


萧洵觉得近些日子二叔叔来的越来越频繁了。


起初还会检查功课,坐了一盏茶的功夫便拉着他一同看猫,再到后来干脆不打招呼直奔猫舍,把小毛团抱在怀里。


萧洵直觉告诉他,这猫很快就不是自己的了。


又小又软的小奶团子,抱在怀里暖烘烘的,沈泽川抱过一回便撒不开手。果然在某个风和日丽的午后,狐狸连哄带骗的安慰萧洵,把小毛团径直抱回自己宫里。


萧洵望着二叔叔的背影,格外老成的叹了口气。


萧驰野这几天心情格外不爽。...

2 117

『自习』壹

ooc预警,狼人杀衍生作品,灵感来源于番外

神狼恋,狼人周自珩×预言家夏习清


狼人镇有两样闻名遐迩的宝贝:一是女巫的起死回生药,二是预言家夏习清。

虽说狼人镇的狼人早已销声匿迹,但这两样宝物仍然珍贵的紧。

不过预言家本人对自身的技能很不在意,最多的用途不过是寻找下一个追求目标。


这一日是满月舞会,各家各业早早打了烊,夏习清是被许其琛带过来的,夏知许一早便到了,看到两个人在一起,不爽顿时摆在脸上。


夏习清揽着许其琛的肩膀,挑衅似的望着他,在他动手要拉开他时,转头向许其琛告状:“琛琛,你家这位也太霸道了,要不踹了他,跟我过?”


“不行!他是我的!你哪凉...

2 29

『策舟』来商

家有内子沈泽川,谁人不爱萧策安


厥西海港近些日子来了些西洋商人,辗转来到阒都同当地皇商、富户攀上关系,大摆筵席,好不热闹。不过凑巧,皇商中有一支正是淳圣帝手中的奚家。


消息传到淳圣帝手中时,乾钧王正在御书房“红袖添香”,回禀消息的人没敢抬头,一口气说完便退了出去。


沈泽川若有所思的盯着案几,半晌才开口,“策安,这事儿你怎么看?”


萧驰野把玩着沈泽川修长的手指,略略用力揩掉指尖的金墨,这才懒懒的开口,“好事儿,也是坏事儿。”


“这次想来是西洋诸国的试探。若能顺利通商,便可尽快了解对方的国力和风貌,”沈泽川缓缓道出心中所想,“不过这次来商竟未通过礼部,而是沟通着民间商...

4 156

『策舟』秋寒

今天是撒娇的狐狸舟~


入了秋,白日里仍然燥热的紧。秋日里新兵入营,乾钧王无暇分身,便日日扎在军营,大抵有半个月没回过皇宫。


淳圣帝就是在这个间隙着了凉。


头一天晚上屋外飘了些细雨,淅淅沥沥的下了一夜,半夜窗子未关紧,早起时只是略微有些头晕,沈泽川喝了碗姜汤便继续上朝处理公务。


临近秋收,地方的折子像雪花似的堆满案几,沈泽川一连熬了两个大夜,病情不轻反重,等到萧驰野回来时,人都有些烧迷糊了。


半睡半醒之间,他感觉自己被一个人死死抱在怀里,不消片刻便发了汗。


“策安,”沈泽川不舒服地拱了拱,试图挣开他的怀抱,“松开些,太紧了。”


萧驰野只当没听见,手脚...

『听觉』

一篇来自Lily的自述。


我是Lily,没错,就是那个被妈妈认成爸爸梦中情人的宝贝儿。


不会创作的rapper不是好的哲学家,我觉得我爸在创作的路上越发自由,状态一来现场随时改词。不过有一说一,我爸这张脸是真挺帅,要不就这口无遮拦的劲儿,可能得挨不少揍。


人家形容美人,说是“静若处子,动若脱兔”,可我爸哪里是兔子啊,明明是只脱缰的野马!还是那种会唱rap骂人的那种。


就这?!还怎么讨媳妇儿?!!

我无时无刻不在担忧着爸爸的婚恋情况。


直到有一天,我爸领我妈回来了。


妈妈看起来是个清冷美人,实际上温柔又耐心。他会揉着我的后颈,让我舒服得眯起眼睛,还会给我做合...

3 69

脑洞:当曹王成为二强的一天

您的好友 乔·谋朝篡位实则憨憨曹·二强 已上线

ooc预警哦


屏幕画质有些模糊,光一闪一闪的打在人脸,乔二强,或者说是曹王,迷迷糊糊睁开眼,有关这具身体的信息迅速涌入脑海。


他震惊的看了看营养不良的小胳膊小腿,这怕不是在做梦?!


正出着神儿,门被猛地推开,他来不及回头,耳朵顿时一痛,整个人顺着力道站了起来。


“就知道你在这儿!”乔一成提着他走到屋外。曹王掀开他的手,理了理衣裳,仰着头道:“你是何人,竟敢这般对我?!”


“呦呵,看了个电影把哥都给忘了是吧,”乔一成像捏小鸡一样捏住他的后脖颈,“长本事了,课也不上家也不...

5 24
 
1 / 5

© 楚苏家有老同兴 | Powered by LOFTER